动漫让你带着童心看世界

    儿时的《小蝌蚪找妈妈》《金刚葫芦娃》,画面简单却是童年最好的陪伴;如今的《大圣返来》,让国人在吐槽多年之后终于在动漫中找到归属感和自豪感。动漫给了每小我私家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不分男女和老少。
在潍坊有这么一群向往童话世界的探索者。他可能是你喜欢的动漫形象的创作者,第一幅动漫原画就是出自他之手;他可能是一个其貌不扬的剧本编辑者,那些搞笑的段子、白开水背后掩盖的生活小哲理就是出自他的奇思妙想;他也可能是一个动漫市场的探索者,维系一个动漫王国,他是背后默默无闻的推手……
动漫,是心怀希望的人对童话世界的最美诠释和向往。带着童心,一起去看。
动漫的世界是一个理想中的世界,它需要有情怀的动漫探索者来配合维护。
在潍坊为数不多的动漫探索者中,潍坊先知影视媒有限公司的葛晓鹏会报告你,动漫不是简单画面和对白的堆砌,不是动画和影视的生硬融合,更多的是一种情怀。“我们团队主营还是影视,动漫的创作只是一个抱着美好想法的初次实验。”2013年年初,葛晓鹏心血来潮准备创作一下属于潍坊人自己的原创动漫作品,到如今《潍小筝的奇幻旅程》即将上线,三年的时间、重重坎坷教会这位小伙动漫的世界是如何神秘莫测、奇幻玄妙。
“这部片子主要以潍坊鹞子为线索,通过深入挖掘潍坊作为国际鹞子之都的历史文化内涵,由主角‘潍小筝’和她的伙伴们所经历的精彩奇幻之旅,领导观众领略潍坊各大旅游景点……”对付葛晓鹏的团队和合作伙伴而言,制作原创动漫最难的是原图和剧本设计。“2013年开始我们收集种种素材,设计对白,一直到去年才开始制作。原图很难,剧本也不简单,我们大人永远没有孩子的有想象力。”葛晓鹏说,为了让原图更专业、让人物对白更具童话色彩,自己特别聘请了北京的老师前来修改和管工。这部以三维建模为配景、以二维人物相结合的动漫作品虽在大家眼中还略显稚嫩,但却是一个有情怀的动漫人对理想世界的追求与向往。
动漫创作不是简单靠拍脑门
除了技术、人才,一部制作精良的动漫作品还离不开源源不绝的资金支持。对付潍坊不少动漫喜好者而言,如果不能很好预见市场,那就意味着死亡。潍坊光核动漫文化有限公司的卖力人张鸿韬成为了一个乐成的动漫市场的探索者,简单的动漫形象,制作周期较短、流行于各大网络平台的MG动画都是他的“菜”。
“其实很多乐成动漫都是源于对漫画的后期加工和制作,对付这个市场而言,网络动漫形象设计会更有市场。”先前在北京一家动漫公司事情过三年的张鸿韬明白,制作动漫不是简单的一拍脑袋决定,不是有技术有人才就可以,还得考虑市场和大环境。相比之下,网络漫画和MG动画风险要小的多。
“现在网络很流行的MG动画就是动漫的一种,就像《飞碟说》,简单的动漫形象加上精彩的剧本就可以实现。哪一个简单的动漫形象会受大众的欢迎,哪一个旁白会更耐人寻味……这一切都没有纪律可言,只能去碰去探索。”创业两年多来,张鸿韬领导团队创作了无数个动漫形象,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对动漫市场的探索上。“我们的一个动漫形象已经被创作成动漫作品,不久就会上线从而产生市场效应。”在张鸿韬看来,一个受欢迎的动漫形象才有须要进行深入的加工、才华进行市场化运作。虽然,一切的源头来自于最初的探索。
动漫是一个正在展的孩子
动漫只是一种体现形式,制作人如何去赋予其有思想、有内涵的主题内容是很重要的。虽然,深谙动漫市场展的脉络与商机,让其能够在市场中存活才是动漫财产展的不二秘诀。在动漫市场扎根七年之久的优发国际董事长鄂玉鹏对此感觉颇深。

 

《嘻哈英熊》Duang~~Duang!!来袭


2009年,从小喜欢动漫的鄂玉鹏将创业目光瞄向了动漫市场。2011年,中动媒操刀的第一部动漫作品《精灵萝卜娃》在央视播出,圈内沸腾。这时的鄂玉鹏却渐渐意识到动漫财产展商业模式不完善的问题。“那时政府有扶持政策,好比在央视上播出一分钟可以补贴2000元,所以动漫公司创作的影戏纷纷瞄准央视等电视媒体,如此以来电视渠道成了稀缺资源。”鄂玉鹏很快就现,动漫漫长的制作周期、巨大的资金投入都是动漫企业展的拦路虎。2015年,鄂玉鹏转战互联网领域,通过新的渠道来敲开动漫市场的大门。
“统的动漫模式限制了动漫市场的展,互联网思维、大影戏思维是一条新路子。”近期,鄂玉鹏领导团队制作的大影戏《嘻哈英熊》即将在各大院线上线,瞄准国际市场的电视动漫《毛驴小侦探》也如期推进。具有动漫DIY成果的动漫APP,动漫形象包装的“楂堆”食品,动漫就像一个经过精心培育之后开始慢慢展的孩子,在鄂玉鹏手中大放异彩。
多因素掣肘潍坊动漫的展
动漫描绘的是曼妙多姿的童话世界,但动漫财产的展却是背靠各地独具特色的大环境,有来自资金、人才、市场等方方面面的掣肘和抗衡。
动漫的世界五彩斑斓,布满了新奇、童真和快乐,这也是潍坊市天创媒有限公司卖力人陈凯一直在动漫这个行业苦苦坚守七年之久的原因。作为潍坊第一家主冲动漫产物的公司,如今专做商业动漫的陈凯已经被现实磨掉了不少当年的凌厉与对动漫世界的向往。“2011年前后,潍坊的动漫市场展不错,不少新的公司建立,但是这两年不可了,也有不少公司坚持不下去而转行。”2009年,在动漫之都杭州事情多年的陈凯回到老家潍坊建立了自己的动漫公司,但是这个市场给他的却不是一个童话世界。
“现在我主要是以商业动漫为主,简单来说就是按客户的需求来制作,企业宣动画都市做。”如今,陈凯领导着一个十几小我私家的小团队成为坚挺在潍坊动漫市场中的一员,每秒几十元到几百元的制作用度是养活这个团队的食粮。“以前也实验过原创动漫,从最初的心情包到简单的几分钟小动画我们都做过,但是市场推广太难。”对付陈凯而言,漫画制作技术不是难题,挖掘漫画与市场的契合点才是自己动漫路上的“死命题”。
虽然,抱着“玩一玩”心态的葛晓鹏也不是没受到现实的打击。“最初我们的作品计划是20集,整体用度是600多万元,到后来因为资金的问题只能缩减到10集。”在动漫行业,资金问题成为展掣肘之一。在2015年转变思路之前,中动文化媒在动漫这一块也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仅2014年就亏损了700多万元。滚滚浪潮面前,看来谁也不能幸免。
要拥抱互联网扩大受众群体
动漫与市场碰撞出商业火花,路还有很长。
“2009年,全国的动漫公司约莫是10000家,到了2015年只剩下3000多家,将近70%的动漫公司做不下去,这肯定不是企业问题,而是行业问题。”在鄂玉鹏看来,不但仅是潍坊,整其中国动漫市场的展都存在着商业模式不清晰的问题,而要解决这些,仅仅靠技术是不敷的。
没有经验的探索往往会出现偏离实际的情况,动漫在展过程中也遇到了类似问题。“动漫的制作投入巨大,没有足够的资本支撑是难以实现的。长此以往,动漫公司压缩制作本钱粗制滥造的情况比力普遍。”除了行业通病外,统的借助电视媒体的动漫也存在难以找到黏性粉丝和面向群体消费力不敷的毛病。制约动漫展的因素之一是内容低幼化导致的市场范围难以拓展。“单项播难以现粉丝在哪里,动漫的低龄特质也把受众的商业孝敬分裂开。”鄂玉鹏说道。
几年风云幻化,潍坊的动漫市场也经历了重新洗牌的过程。如今,依然坚守在动漫领域的探索者们带着对动漫的特殊情感,孜孜不倦、不忘初心。
一部好的动漫作品没有相应的延伸产物,显然不能物尽其用,而作为动漫财产的下游产物,没有上游优秀动漫作品的支撑,也一定难以告竣期望的效果。“我们寻求跟旅游景点合作,动漫里的场景也是以潍坊本土景点为主。别的,明信片、卡通衣饰、卡通腕表等衍生品也逐渐开出来。”为了找到盈利渠道,葛晓鹏的团队为《潍小筝的奇幻旅程》操碎了心。
动漫财产已经不是单纯的制作、推广,而必须遵循“动漫+”的逻辑,在这个逻辑之下,好的作品、好的项目、好的推广渠道都很重要。动漫市场的展,离不开“粉丝经济”,而互联网就是一个有效入口。“不管是点击分成还是贴片告白,现在互联网动漫已经有较为完善的商业模式。对付潍坊动漫企业而言,可以实验从互联网着手,一些有实力的企业也可以实验大影戏。”面对转型,鄂玉鹏走的是一条拥抱互联网和大影戏思维的路子,并尽量将受众年龄段上提至16岁,拉长消费群体组成。究竟《大圣返来》等动漫作品的热映,让动漫界向往了很多年的“全年龄动漫”渐渐清晰。
    潍坊晚报 魏慧敏(文)

合作联系

地 址:山东·潍坊市高新区潍县中路与健康街交叉口潍坊软件园A座4楼

邮 箱:zdcm@zdcgi.com

真:86-0536-8891031

合作热线:400-999-6789

漫驴微信号 漫驴微博

中动文化媒有限公司 版权持有:优发国际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优发国际 中迅济宁分公司 中迅泰循分公司 中迅菏泽分公司 潍坊中呼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潍坊市文广新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