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15年了当我们在怀念张国荣时我们在怀念什么?

文章来源:太阳娱乐39    发布时间:2018-05-31  【字号:      】



  原标题:15年了,当我们在怀念张国荣时,我们在怀念什么? 你若尚在场,四季该很好。 2003年4月1

  2003年4月1日的香港,是一座已经被阴雨浸泡了半个多月的、焦灼而疲惫的城市。3月的最后一天,九龙的大型居民区淘大花园,感染SARS的人数再次激增。

  4月1日的清晨,是隔离令下达后的第一个清晨。雨时断时续,露在五花八门口罩上的每双眼睛,都绷着一种无法言说的紧张。没人想得起这天是“愚人节”。

  到了黄昏,19时06分,正是上班族回家的时间,车载广播和公共场所大屏幕播出一条紧急新闻:玛丽医院确认张国荣从高空坠落死亡。记者乘坐的出租车正好遇到红灯,司机猛踩刹车,指指广播,茫然地问:“他说什么?”

  每年4月1日,都有许多纪念他的活动、文章、影像,每年4月1日也都有人问为什么要纪念他?纪念他到底是在纪念什么?

  倪匡曾用“眉目如画的美少年”来形容张国荣,李碧华在报上看到了,又接着写道:“旁观者看了又看,倒觉这是一个最贴切的形容词。第一,没什么人动用过这四个字;第二,也不见有谁担当得起过。”

  当年张国荣,美得一枝独秀,叫人欣喜,如今男性审美千篇一律,只叫人看了疲惫。

  伴随其“眉目如画”的,还有一种公子式的贵气。他上《今夜不设防》,称黄霑darling,叫倪匡sugar,唤蔡澜honey。他叼起一根烟,便有黄霑帮他点烟,倪匡递上烟灰缸。这些举动由他做来,半点无礼也没有,似乎理所当然。

  他就是公子哥儿出身的,父亲是洋服大王,从小由保姆服侍长大,英国念书,学成归来,典型的香港世家子弟。

  张国荣初入娱乐圈时,香港流行的是草根文化,优质乖仔的人设并不好使。不好使,那就不使,他顺着本色,走了叛逆小少爷的路子。别人表演都穿西装、打领带,他就敢穿着背心和牛仔裤登台。

  不少人给他家电话留言“你收档啦”“麻烦你再多读点书吧”“你怕不怕不好意思”骂得很难听。

  后来一曲劲歌《Monica》令他爆红,而他也劈开粤语歌戏曲、苦情、情歌的路数,引领了劲歌热舞的潮流。

  走红没多久,张国荣就陷入“谭张之争”。他跟经纪人说想要退出娱乐圈,人人都以为他说说算了,没想到他说走就走。

  1989年9月12日,在自己33岁生日晚会上,张国荣突然走到一块牌匾前,揭开盖布,现出“张国荣告别乐坛”几个字。然后他连开33场演唱会,撑到最后一场,才泣不成声。

  他在台上说:“我在娱乐圈13年,所做的一切,都问心无愧。来得心安,去得也潇洒。今次可以讲是潇洒告别。”

  1995年,技痒难耐的张国荣复出。此类“食言行为”,自然招黑,就算放在今日,娱乐环境已经很宽松的情况下,也可能让人“粉转黑”“路转黑”。当年谭咏麟粉丝便大骂他“自打耳光”,可他回应得很直接:“我爱唱,大家爱听,有什么不好?又没有害人。”

  回归之后,他的“叛逆”更加肆意。2000年“热情”世界巡回演唱会,开场时,他穿着纯白的西装,上面装饰着羽毛;接下来,他接连换上短裙、金属色西装、透视衫、红色大氅等。

  他后来回应说:“我觉得有时,做到我们这个级别的艺人,只可以再做些trends-setting,就是创先河的东西。”

  有人说他先锋,赞他先锋,但他也并不是刻意做先锋,只是追求身心自由,不愿意压抑自己罢了。

  或许很多人在接触到张国荣的歌声之前,是通过他的电影认识他的,而又有很多人,在通过他的电影认识他时,是通过《霸王别姬》。

  他演的程蝶衣,不像是演的,像是他住进了程蝶衣的灵魂里头,或者是程蝶衣占据了他的灵魂

  旁人给小豆子讲戏的时候,他在旁边听着,顺势就来了一段,惊为天人

  陈凯歌喊停,走过去给他讲戏。张丰毅和巩俐都停下来望着陈凯歌听讲,而张国荣眼里全是泪,一动不动地盯住张丰毅,待到陈凯歌讲完,伸手拨开陈凯歌继续演,眼神始终没有离开张丰毅

  《霸王别姬》开拍前两个月,他赴京学艺,请了京剧名家史燕生、张曼玲夫妇当老师。由于他的京剧基础是零,当时已经请到一位个头跟他差不多的京剧演员做替身,打算只拍他的特写,其他京剧表演就交给替身完成。

  张曼玲的先生有一次去得早,到那儿一看,看张国荣已经在压腿了,就说“国荣你太累了,这么早就练,你脸都练得特别红”。他说没事。后来才知道,他发烧了,39度多,还在坚持练。

  电影中,一位给张国荣搭戏的京剧名家拍完之后悄悄问工作人员:这个人学了几年戏了?工作人员答:没学过戏,香港明星来着。

  拍《阿飞正传》时,王家卫还不太有名,他却已经是巨星。当时只为了录走廊里的一段声音,人根本不入镜,他就在那里来来回回地走,练习了半天。

  养母的扮演者潘迪华说:“那种眼神,那种心态,在那个年代,除了张国荣,别无他选。”

  直到去世前,张国荣还一直在进行着风格化的尝试。《异度空间》拍摄时,他投入程度之深,达到“人戏不分”的地步,也因此饱受精神上的痛苦。

  有人说,如今内地做艺人,就是撞大运,现在的趋势是不好好唱歌演戏,只着力经营艺人人格,有综艺感的艺人才受欢迎。所以,怀念张国荣,也是在怀念曾经真诚过的、作品至上的娱乐圈。




(责任编辑:15年了当我们在怀念张国荣时我们在怀念什么?)

附件:

相关新闻


© 1996 -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